您现在的位置:

新股 >

我是一具尸体最新章节_章节目录 第84章:宇宙之眼射穿大剑祭_小说下载/手机阅读_领域文学

    杀了叛臣势力的4位界主后,我继续对暗黑大剑祭出手,想用仅剩的一点力量再教训一下他。

    就算杀不了他,但我至少可以让他当中出丑。

    一位界主,被我这么个天尊当众殴打,名声扫地是必然的。

    “嘭嘭嘭。”

    我一连轰出去三拳,每一拳都砸在大剑祭胸口,把他轰得接连后退,站都有点站不稳了。

    “你杀不了我,随你怎么攻击。”

    暗黑大剑祭很快就搞清楚了自己的处境,轻声对我说了一声,然后就回到了原先的位置。

    “那就试试看。”

    我淡淡地笑着,欺身上前,一巴掌对他扇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轰。”

    只听到一声闷响,然后无穷无尽的宇宙力量化为天幕,径直对着暗黑大剑祭轰了过去,狠狠地拍打在他身上,破开了他的躯体防御。

    “不错啊。”

    我诧异地看着大剑祭,禁不住在心中轻呼。

    大剑祭身上的水雾被宇宙力量荡开,露出了他的本体,然后我才能看到他身上出现的密集裂缝。

    “嗡。”

    也就在这时,我敏锐地感应到眉心的宇宙之眼抖动了一下,那是宇宙之眼的力量即将消散的预兆。

    “看来必须要准备后路了,宇宙之眼收敛力量的话,宇宙给我的加持也会消失,到时候我就被打回原形了。”

    我拧着眉头在心里稍微想了一下,然后深吸一口气,伸手对着无形晚上睡觉时,突然全身抽搐的宇宙狠狠一拉,调动了一大片能量,再狠狠地对着天空吸气。

    “轰隆隆。”

    顷刻间,无穷无尽的能量从天而降,悍然灌输到了我身上,将我的战力直接提升到了界主的顶尖水准。

    “我靠,要爆炸了。”

    在这个瞬间,我眉头紧锁着,感觉浑身充满了爆炸性的力量,也许自己下一秒就会被那些力量撑爆。

    就这么一瞬间,我就将宇宙的力量全都加持在身上,凝聚出了最强一击。

    “希望这一击能对暗黑大剑祭造成伤害,不说把他轰杀吧,也至少要将他打成重伤。”

    我在心里默念一声,继而咬牙催动宇宙力量,配合我的血痕凝聚出了一柄白色底色,血色纹理的长剑。

    “咔擦!”

    血纹长剑出现的瞬间,一个清脆的破碎声出现,却是坚固的星空被长剑中弥漫出的气息震碎了。

    密集的裂缝凭空出现,映射在众人的视线中,让所有围观者感慨不止。

    “太可怕了。”

    修士们不断地感慨,抒发出自己的惊叹之情。

    “跟我拼剑?你还差得远!”

    暗黑大剑祭看到我凝聚出长剑,冷笑一声出手对我指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呲吟。”

    顷刻间,尖锐的颤鸣声响起,继而一柄通天彻地的长剑对我激射了过来。

    长剑和我头顶的血纹长剑差不多,至少大致的形状是相似的,只是一些细微处有不同。

    “想死?”

   &nbs癫痫新药物p;看到我和暗黑大剑祭拼剑,叛臣势力剩下的基层修士们纷纷嘀咕起来。

    他们是和暗黑大剑祭一个阵营的,平时也见识过大剑祭的实力,知道大剑祭最擅长的就是剑技。

    我这个天尊想和大剑祭拼剑,那不就是找死?

    “呲吟!”

    伴随着一个尖锐的颤鸣声,无穷无尽的剑光对我激射过来,把我吓了一大跳。

    我迅速回过神来,仔细观察远处的情况,发现那密集的剑光是从一柄长剑中激射出来的。

    暗黑大剑祭不愧是剑道高手,祭出一柄长剑的同时,居然还能从长剑里再激射出密集的剑光,这惊人的一幕让我十分感慨。

    大剑祭确实厉害,这一点不是我随便说说的,我作为他的对手,能清楚地感受到大剑祭的可怕。

    和暗黑大剑祭对战的感觉,就像是有一柄无形的利刃悬挂在头顶。

    “咦?不对啊,暗黑大剑祭怎么能出手了?”

    我突然反应过来,瞪着眼睛在心里大吼。

    暗黑大剑祭包括之前的那4位界主,都无法动弹,因为他们都遭到了宇宙气息的镇压。

    可是眼前的神通确实是暗黑大剑祭凝聚出来的,他的确是能出手了,这他么就糟糕了。

    我稍微思索了片刻,大致能猜到是我吸收了太多宇宙力量,导致宇宙对暗黑大剑祭的镇压之力出现了衰减。

    或者是我眉心的宇宙之眼逐渐收敛力量,直接影响了宇宙的力量加持,这才让暗黑大剑祭钻了空子。

    反正不管怎样,我现在的处境都不是很妙,生死成败在此一举。

    “去!”

    我猛地低全国最权威癫痫医院喝一声,径直催动头顶的长剑进行攻击,恐怖的气息向着远处弥漫,迅速和漫天剑光撞上了。

    “呲吟,呲吟。”

    暗黑大剑祭悬浮在星空中,体内凭空激射出一道道剑光,可怕而凝练的剑光划过天际,迅猛地向着远处飞去,将空间都轰出了密集的裂缝。

    密集的剑光从暗黑大剑祭体内激射出来,狠狠地对着我轰来,带着最强大的威能,可怕的场面让我心里咯噔了一下。

    尽管我暂时拥有界主级的战力,但我的心理还是天尊级别的,骤然面对界主的全力攻击,难免会感到紧张和不安。

    “破!”

    千钧一发之际,我福至心灵,猛地低喝一声,眉心的宇宙之眼发出了强大的吸力,继而吸力向着远处弥漫,直接作用在我头顶的血纹长剑上。

    “嗯?他在干什么?破坏自己的神通?”

    人们古怪地看着我,被我的举动惊到了,不知道我在搞什么鬼。

    “不是自己的力量,最好不要使用,因为你永远不确定那些力量会不会失控。”

    看到我头顶的血纹长剑崩溃,暗黑大剑祭轻声说道,语气中带着高高在上的意味。

    “这他娘地在搞什么?草,我该不会是被宇宙给坑了吧?”

    感应着神通破碎,我拧着眉头在心里急速思索着,一颗心顿时沉到了谷底。

    难道是宇宙看破了我的身份?在最后时刻看出我把宇宙之眼吞噬了,所以这是在报复我?

    如果真是这样的话,我今天可就惨了,不但要面对暗黑大剑祭的攻击,还要同时承受宇宙的怒火。

    “嗤。”

    就在我担忧的时候,眉心的宇宙之眼剧烈收缩了几下,继而喷射出一道璀璨的治癫痫病好方法神光。

    神光划过天际,在所有人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,猛地穿透星空,瞬间到了暗黑大剑祭那边。

    神光没有任何气息泄露出来,只是绽放出莹润的光芒,像是天空中的微弱星光。

    “噗呲。”

    神光撞击在暗黑大剑祭凝聚出的长剑上,将长剑轰出了细微的孔洞,那么强大的长剑和密集的剑光,愣是没能挡住一道看似弱小的神光。

    “这!”

    所有人都没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一幕,一个个拧着眉头,目光锁定那道神光,眉宇间充满了诧异。

    “这是在搞什么?”

    混沌星域群中,我的本体也在关注血傀和暗黑大剑祭的战斗,看到这里,忍不住为血傀担心。

    尽管神光破开了暗黑大剑祭的神通,但也还没有到威胁大剑祭的程度。

    从神光爆发出的气息上看,这只是一道比较寻常的攻击,能破开暗黑大剑祭的长剑也是因为大剑祭遭到了压制。

    尽管暗黑大剑祭现在可以出手了,但那不代表他恢复了全部力量,多少还是会受到压制。

    “这一击!”

    与此同时,血傀的神识海中,启天直接瞪大了双眼,以他的阅历和眼光都没能看出神光蕴含着怎样的威能。

    “嗤。”

    下一秒,一个轻微的冰雪融化声悄然响起。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紧接着,暗黑大剑祭歇斯底里的惨叫声传遍整个星空,惊呆了所有的势力领袖。
    ♂领♂域♂文♂学♂*♂www.li♂ng♂yu.or♂g

© xinwen.haabd.com  岳阳新闻网    版权所有  京ICP备12007688号